參考消息網10月8日報道 外媒稱,中國把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的前私人秘書納入反對香港民主抗議活動的宣傳戰,國家媒體利用對現任議會上院議員查爾斯·鮑威爾的採訪來批評香港的抗議行動。
  據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10月7日報道,新華社在一篇文章中援引了鮑威爾的話,說香港的抗議者“不切實際”。
  新華社的這篇報道是基於英國廣播公司對鮑威爾的採訪,報道援引他的話說:“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鮑威爾於1983年至1990年擔任撒切爾夫人的秘書。
  鮑威爾建議香港年輕人“最大限度地利用”他們已經享有的“廣泛的自由和自治權”。
  鮑威爾還批評了前香港總督彭定康。彭定康曾批評北京對香港的態度。鮑威爾說:“我認為讓香港產生無法實現的期望是沒有幫助的。”
  他說:“香港已經擁有廣泛的自治權,自治程度遠超出當年我們(英方)和中方就香港問題開展談判時的預期。香港享有比中國任何其他城市都更優越的條件,包括更好的政治環境。但香港是中國的一個城市,這是底線。”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10月7日報道,撒切爾夫人的前私人秘書查爾斯·鮑威爾指出,香港當前享有的自治權遠超當年中英談判時的預期,香港的抗議者“不切實際”。
  報道說,鮑威爾曾是撒切爾夫人當政期間最重要的外交政策顧問之一。上世紀80年代,撒切爾夫人訪華就香港問題與鄧小平會談並簽署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時,鮑威爾曾陪同出訪,是中英香港問題談判的見證者。
  更多“撒切爾”相關新聞,微信搜索關註公眾號“參考消息”(ID:ckxxwx),外國媒體每日報道精選,隨時隨地想看就看,還有會員福利等著您哦。
  【延伸閱讀】香港旺角居民公園“訴苦”:為何要癱瘓我們的生活?
  中新社香港10月7日電 (記者 盧哲)“每天擔心交通堵塞送不了貨,生意大減,水果都壞了”、“睡不著,精神要分裂”、“小孩不能上學,客戶不敢上門”……7日,受到“占領中環”(占中)非法集會持續影響的香港旺角居民、商戶聚集到一起,控訴非法占中對生活及社區經濟帶來的影響。
  當日下午,旺角街坊會、油麻地街坊會、尖沙咀街坊會、油尖旺工商聯會及港九販商社團聯合會在旺角的一個小公園內開闢出空地,拉起“道路被霸占、苦主講場”橫幅,讓附近居民自由發言。旺角街坊會主席梁華勝表示,自從占中示威者霸占旺角道路以來,各街坊會不斷收到市民投訴占中“讓民不聊生”,因此設立“苦主講場”,希望能讓更多人瞭解非法占中帶來的危害。
  家住旺角、做食品批發生意的王先生拿起麥克風,第一句是“我剛剛看完醫生,幾天沒睡著,精神要分裂了。”王先生說,自己每天需要從旺角送貨往香港各區,但因為示威人士“霸占道路,完全不能送貨”,貨車“到處繞,早上出發晚上都到不了,同事辛苦,還被客戶罵!”而孩子在港島西區上學,也因占中停課。“(占中)完全綁架了我的生活,讓我24小時在擔心,不好這麼過分。”
  在旺角女人街賣手袋的小販唐先生說,自從封路以後,生意降了七八成。唐先生說,自己進的夏季貨品,拖到天涼就賣不出去了,自己是最基層、“手停口停(沒有工作就沒有飯吃)的一群,要養妻兒、到月底要還各種賬單,希望占中人士給條路走,恢復社會秩序。”
  在旺角、銅鑼灣都有店鋪的連鎖食肆老闆張先生表示,自己的生意額連日來損失逾5位數字。“財務上不知能支持多久。”而從事貿易的王先生則強烈指責占中影響了香港的商業形象,讓其原本要來港投資的客戶擱置計劃,損失或逾百萬。
  在旺角從事水果批發的張先生指出,雖然自己的店鋪不在示威人群占領範圍,但生意也損失了逾四成。“這十天來,做零售的心理上有壓力,不知道這個非法集會會持續多久,進貨減少。平常每天五六十箱,現在每天十來箱都不錯了。”而交通堵塞影響送貨,水果不能保存,很快就報廢。張先生呼籲,“不能因為你有訴求就不理其它人的生活。”同樣從事食品批發的馮先生說,非法集會的噪音影響晚上睡眠,更影響生意。
  在旺角從事旅游業的林先生說,旺角作為旅游熱點,占中十天來,游客都很少光臨。負責旺角巴士線路的小巴司機袁先生說:“交通塞,沒客,生意難做。但我們小巴要交租的嘛!希望早點讓路給我們走啊!”
  旺角山東街的會計師樓的老闆說,旺角街道被占、環境混亂,“我們在17樓都能聽到樓下鼓噪,員工非常害怕。”同時,客人不能來辦公室簽單,資料不能用貨車運送,要用手推車推到地鐵站。“我想問,為什麼不合法游行表達訴求,為什麼要占中、占馬路,要癱瘓我們的政府、癱瘓我們的生活?”(完)
  微信搜索關註公眾號“參考消息”(ID:ckxxwx),外國媒體每日報道精選,隨時隨地想看就看,還有會員福利等著您哦。
  (2014-10-07 20:05:08)
  【延伸閱讀】強世功:中央與香港反對派的真正分歧是什麼?
  中新網10月7日電 著名學者強世功在《中國香港》撰文,剖析中央與香港反對派的真正分歧。文章指出,在香港民主普選問題上,中央與香港反對派的分歧是“穩健民主派”和“激進民主派”的區別,是中央主權之下地方政府的民主(即中央決定並參與到香港政制發展之中)和不考慮中央主權的獨立政治實體的民主的區別,而絕非“專制”與“民主”的區別。
  文章摘編如下:
  香港法律界普遍認為香港普選的法理基礎不是基本法,而是英國政府加入、後來被基本法承認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遺憾的是,英國政府在加入這個公約時,曾經明確宣佈這個公約中關於普選的規定不適用於香港。
  香港精英階層中普遍存在的這種民主認同的誤區,無疑是中國近代歷史悲情中最令人傷感的一頁。長期的殖民教育使得香港的部分精英以臣服的心態對西方世界全盤認同,喪失了對香港歷史進程的客觀判斷力、反思力和批判力。
  他們在自由、平等和民主這些文化價值上,認同香港屬於英美西方世界的一部分,而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因為他們(包括他們背後的西方世界)根本抹殺了中國革命對人類平等解放做出的巨大貢獻,不承認中國革命在全球範圍內對推進民主進程的巨大貢獻。
  換句話說,在文化價值和政治認同上,不少相關精英內心中其實認同英國這個“國”,或美國這個“國”,而不是中國這個“國”。
  香港雖然以“一國兩制”的方式回歸祖國,可這個“一國”概念在他們心目中,僅僅是一個空洞的符號,缺乏實質的政治內容。
  所以,在“愛國”問題上,他們經常會說,他們愛的是祖國的河山和歷史文化,而不是包含國家主權在內的政治實體。這樣的愛國曾經是我們在港英殖民地下提出的愛國標準,而不能成為香港回歸後的愛國標準,否則,香港人與海外華人的愛國有什麼分別呢?
  正因為如此,在鄧小平提出的“愛國者”標準中,明確要求任何價值都可以容納,但必須擁護香港回歸,擁護“一國兩制”,擁護中央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擁護中央的主權權威。
  從法律上看,香港回歸意味著中央對香港擁有的主權從“主權權力”變成“主權行使”,意味著要將“一國”從一個歷史文化的建構變成法律主權的建構,使其在contry與state之間盡可能多地增加state的要素,這恰恰是基本法的重要意義所在。基本法之所以作為中國憲法的有機組成部分,就是因為它是一部主權建構的法律。
  由此,中央恢復行使主權意味著香港必然要經歷“去殖民化”的陣痛,即在一定程度上抹去英國在香港統治時在港人心中留下的印跡;同時中國在香港行使主權的過程中,必然要在香港人心靈上烙下新的印跡,逐步建立香港人的國家認同,這無疑是痛苦的過程。
  香港回歸以來接連不斷的政治份爭,無論人大釋法、二十三條立法,還是政制發展問題,都是由於觸及了香港的“去殖民化”問題,觸及香港的國家主權建構,觸及香港靈魂深處的政治認同。在香港未完成“去殖民化”之前,或者說香港的國家認同沒有確立之前,香港政制發展不可避免地會陷入國家建構的難題中。
  香港政制發展就是如何所規定的普選行政長密和立法會的問題。這個問題固然是英國撤退戰略的產物,但也是中央積極回應香港市民民主化訴求的產物。
  在這個問題上,中央堅持的是英國自由主義的政治傳統,主張循序漸進地發展民主,最終達至普選;而香港反對派則繼承了彭定康推動的法國大革命式的自由主義傳統,主張立即實行最徹底、最開放的民主普選。
  應該說,在香港民主普選問題上,中央與香港反對派的分歧是“穩健民主派”和“激進民主派”的區別,是中央主權之下地方政府的民主(即中央決定並參與到香港政制發展之中)和不考慮中央主權的獨立政治實體的民主的區別,而絕非“專制”與“民主”的區別。
  而在“後冷戰時期”的全球意識形態較量中,由於香港反對派以及其背後的西方世界掌握“民主話語”的定義權和主導權,它們出於政治策略的考慮,將這種民主民展的速度和方式上的分歧轉化為“民主”與“專制 ”的分歧,從而想當然地認為中央之所以不主張香港急速實現普選的根源在於中央本身就是專制政權而非民主政權。
  由此,香港政制發展問題在“民主派”的話語中就被建構為“中央VS香港”和“專制VS民主”的問題。而香港反對派的這種話語建構策略,不僅成功地將中央置於政治上的不利地位,而且也遮蔽了自己在國家認同問題上面臨的首先困境,因為香港政制民展問題錶面上是民主化問題,其實質上則是香港繁榮穩定的國家主權建構問題,前者涉及香港內部如何應對“民粹主義”,後者則涉及民主化的香港是否挑戰中央主權從而影響香港的穩定。
  中央思考香港的政制發展恰恰抓住了這個問題的政治本質。
  微信搜索關註公眾號“參考消息”(ID:ckxxwx),外國媒體每日報道精選,隨時隨地想看就看,還有會員福利等著您哦。
  (2014-10-07 13:55:13)
  【延伸閱讀】境外媒體:英外交部歡迎中方確認香港特首普選
  參考消息網9月6日報道 外媒稱,中國希望英國恪守不干涉香港政改的承諾。英國外交部發表聲明,表示對中方確認香港可以普選特首表示了歡迎。
  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9月5日報道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9月5日針對英國外交部評論香港特首選舉方案說,希望英國徹底摒棄已過時的心態,“停止干涉香港事務”。
  秦剛說,中方已多次向英方闡明在香港政改問題上的原則和立場。英方也承諾無意干涉香港政改。但英方表態的一些內容明顯與此相悖,甚至企圖對香港政改進程施加影響。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
  秦剛說,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包括政改在內的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任何外國都無權妄加評論和以任何方式加以干預。
  秦剛表示,希望英國徹底摒棄已過時的心態,切實尊重中國主權和有關立場,恪守承諾,停止干涉香港事務。
  據香港《信報》9月5日報道,英國外交部9月5日發表用詞溫和的聲明,表示明白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設限會讓泛民主派感到失望,但對中方確認香港可以普選特首表示歡迎。
  聲明重申政制改革的細節,應由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及港人共同根據基本法作出決定。
  報道稱,英方期望下一階段咨詢可以對推動民主進程產生一個有意義的安排,並鼓勵各方開展建設性對話。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9月4日報道,奧巴馬總統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蘇珊·賴斯近日將訪問北京。政府官員說,賴斯將會晤中國領導人,屆時將就香港的那場僵局表達美方的關切。
  一名高級官員表示,賴斯會提醒中方,自1997年以來,通過實行西方式公民自由制度,香港一直安享繁榮興旺。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2014年8月17日,香港“保普選、反占中大聯盟”發言人周融(前)在“和平普選大游行”終點處向游行隊伍致意。新華社記者趙丹惠攝
  (2014-09-06 10:29:10)
  【延伸閱讀】港媒:調查顯示六成港人支持特首普選方案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2014年8月17日,香港“保普選、反占中大聯盟”發言人周融(前)在“和平普選大游行”終點處向游行隊伍致意。新華社記者趙丹惠攝
  參考消息網9月5日報道 全國人大常委會於8月31日通過了特首普選決定,香港研究協會的最新民調顯示,近六成的市民分別表示接受特首提名門檻是提名委員會“過半數”支持,及特首候選人數定為二至三人,對這兩項表示不接受的各有三成多。
  據香港《東方日報》9月4日報道,調查同時顯示,即使政改方案不完美,有六成三受訪者接受“袋住先”(即先接受方案落實一人一票普選行政長官,隨後再逐步完善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提名程序),只有兩成半表示不接受,反映較多市民希望2017年能落實普選特首。
  此次調查於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公佈當日起一連進行三天,通過隨機抽樣電話訪問,成功訪問1086名18歲及以上市民,瞭解市民對人大決定具體內容的意見。
  調查結果顯示,五成三的受訪者表示接受提委會按照現時選舉委員會組成,即由1200人、四大界別相同比例組成,表示不接受的有三成六。
  調查又顯示,五成九的市民接受特首提名門檻為提委會“過半數”支持,三成一表示不接受;對於特首候選人數定為二至三人,五成八表示接受,不接受的有三成六,另有五成八接受中央在特首普選問題上有最終決定權。當問及是否贊成“占領中環”行動,六成九的人表示不贊成,表示贊成的只有兩成半。
  (2014-09-05 09:32:00)  (原標題:外媒:撒切爾夫人前秘書稱香港自治權遠超預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b30jbomzh 的頭像
jb30jbomzh

灣仔街市

jb30jbomz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