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首席記者 李陽陽 本報記者 陳鍇凱 吳崇遠 文/攝
  昨天晚上6點多,杭州彭埠雲峰二區13號附近的一條小路上,發生一起慘劇:一輛白色的凱迪拉克越野車倒車時,撞倒路過的兩個孩子,受傷的12歲,死的5歲。
  目擊者:油門聲中
  倒車的凱迪拉克撞倒兩個孩子
  事發地點四周都是農居點,車多人多。
  昨天晚上,錢報記者趕到現場時,肇事車輛已經被拖走,但是痕跡依舊清晰可見。
  水泥地上,一大攤血跡,還有散落的磚塊,邊上的一幢農民房門框已經嚴重變形,門腳則已經被撞爛,露出了牆體裡面的紅磚。
  房屋主人告訴錢報記者,破損的地方就是肇事車撞的。“我老婆在廚房裡燒飯,突然轟的一聲,房子都晃了一下,她還以為是地震了,跑出來一看是車禍。”
  鄭先波是目擊者之一。他在老汽車東站附近上班,傍晚6點20分下班,騎電瓶車回五堡的家。10多分鐘後路過雲峰二區,當時天還很亮,突然聽到很響一聲,趕緊跑過去,是一輛白色凱迪拉克撞了人。
  “兩個孩子躺那兒,地上、孩子身上頭上都是血。小的那個五六歲,撞得比較厲害,看起來好像不行了。”
  一個女的跑過來——鄭先波估計是孩子媽媽——當即眼淚就下來了,哭起來。
  很快,很多人圍攏來,有人打電話報警,有人打120叫救護車。
  再後來又有人喊了一嗓子:等救護車來不及的,救孩子要緊,快點,快點送醫院!“一個戴眼鏡的男人,也不知道他是什麼身份,就開著那輛凱迪拉克送孩子去邵逸夫醫院了。”鄭先生跟錢報記者說,“看到這麼小的孩子出事,心情真的很不好,不知道能不能搶救回來。”
  另外一知情者回憶,事發地道路比較狹窄,車後面還有一輛三輪車停著。不知怎麼的,越野車倒車時突然把三輪車撞翻。可越野車沒有停,一陣油門聲後,車子飛速向後倒,剛好後面有兩個孩子,都被撞倒了。車子直到撞上邊上的房子,才停了下來。
  媽媽:看孩子們走過拐角
  沒想到再也見不到了
  記者趕到邵逸夫醫院,孩子的家人都圍在急診室里。一位身穿黑色白條紋連衣裙的大姐,坐在搶救床邊,臉色煞白,低頭不語。醫護人員告訴記者,她就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姓王,江西人。
  王大姐面無表情地抬起頭,開始喃喃自語:“我兩個兒子,大的虛歲13歲,小名叫黑仔,上初一。小的6歲,叫小毛,今年暑假後就上中班了。小的那個從上小班開始就跟在我們身邊,大的那個10天前才來的杭州,想轉到杭州來念初中的,沒想到被車撞了,小的那個已經沒了……”
  記者瞭解到,王大姐平時沒工作,就主要帶小毛。丈夫是泥水匠,一家的生活全靠他一人。
  “黑仔在老家一個人,特調皮,我們想把他接到杭州來念書,但是我們外地的,在杭州念書太難了,後來想想就打算過完暑假把他送回老家算了。哥哥黑仔也好久沒見弟弟了,特別疼弟弟。現在他們也做不了兄弟了……”
  錢報記者問旁邊親戚事發經過,王大姐抬頭,搶過親戚的話,還原了當時情形——
  當時6點半左右,我們一家剛吃完晚飯。黑仔(哥哥)說要上廁所,我叫他去小區公園的公廁上。因為我們家特別小,只有10多個平方米,600元一個月,一個房間,一個衛生間+廚房,上廁所不是很方便。我也要出門倒垃圾,我就叫黑仔跟我出去。小毛在邊上吵,也要出去,他爸爸說,你跟著去乾什麼?小毛穿了鞋子就往外跑了。
  我拿了個臉盆去倒垃圾,倒完垃圾,回去的路上剛好路過洗東西的地方,我就去洗臉盆。黑仔跟小毛走在我前面。那裡有個拐角,我看不到他們,但是有哥哥帶著弟弟,我也沒多想。
  後來聽到有人喊“撞人了!撞人了!”,很多人朝一個方向跑。我衝上去問,是不是穿白色衣服的小孩?走到人圍著的地方一看,小毛躺在一輛白色的轎車旁邊,地上全是血,腦袋上有很大一個坑。黑仔也躺在地上,褲襠上還在流血。
  我手機也沒帶,有人幫忙報警了。我起身連忙回家喊老公下來。
  姨父:孩子剛從江西老家來
  沒想到出事了
  記者得知,事故發生後,傷勢相對較輕的哥哥濤濤被轉到了省兒保救治。
  12歲的濤濤躺在急診室中間的病床上。他穿著淡粉色的上衣,鼻子里插著氧氣管,雙腿一直在不停地發抖。“孩子嚇壞了,剛剛我問他情況,他都記不得前後了。”濤濤的姨父王先生陪在他的身旁。
  輪到濤濤做CT檢查,錢報記者和王先生一起抬著擔架把濤濤送進CT室檢查。記者問濤濤哪裡不舒服?“下巴疼,腿上也很痛。”
  濤濤的姨父王先生在一旁嘆氣。“孩子老家在江西上饒,暑假來杭州看望父母的,來了才10天就出事了。”
  做完檢查,記者和王先生又把濤濤送回急診室,醫生開始給濤濤清創。揭開蓋在濤濤身上的被子,他的手臂和腿上全是一道道的傷口,連被子上都被血浸濕,慘不忍睹。醫生初步判斷,濤濤的四肢挫傷,生殖器也可能受損。
  小姨:花400元買的新衣
  這是他穿過的最好的衣服
  王大姐回憶,當時車上下來兩個人,一男一女,開車的是女的,男的坐在副駕駛。“那女人開的車,不知道是在練車,還是想開車出去,倒車的時候,錯把油門當剎車了。”
  後來,周圍群眾勸說孩子要緊,副駕駛那個男的,就開了肇事車,帶著王大姐一家,趕忙趕到了慶春路邵逸夫醫院。但是,黑仔保住了,小毛卻走了。
  “他的肋骨都斷了,全身都是血……”王大姐不忍再說下去。
  醫護人員過來提醒,給孩子買套乾凈的衣服換上。一旁小姨哭著跑了出去,過了半個多小時,小姨趕回來,買了一條牛仔短褲、一件白色小POLO衫、一雙米黃斑點球鞋,花了400元。
  王大姐不停地撫摸這套衣服:“他這輩子都沒穿過這麼貴的衣服。平時他看到新衣服也經常眼饞的,但是我都是給他買10塊錢一雙的路邊攤的鞋子。但是他很懂事,從來沒要求我給他買新衣服。現在他終於可以穿新衣服了。”
  王大姐央求醫護人員幫小毛擦拭身子,好換衣服,她說,她不能再看小毛,她會忍不住。但是,當醫護人員掀開被單時,王大姐還是偷偷地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就癱倒在地,一直沒哭的王大姐,突然失聲,哭聲響徹整個搶救室……
  錢江晚報記者從交警部門瞭解到的信息是這樣表述的:昨天晚上六點四十分左右,在雲峰二區內,一位女子駕駛一輛越野車在倒車時將兩名小孩撞倒,其中一位5歲小孩死亡,另一位12歲的小孩還在搶救中。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調查中。
  (感謝讀者鄭先波爆料)
  (原標題:400元買了新衣服這是他穿過的最好的衣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b30jbomzh 的頭像
jb30jbomzh

灣仔街市

jb30jbomz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