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網訊(記者付寧 通訊員沈鑫報道)好奇的誘惑、錯誤的選擇、片刻的快感,讓他們在漫漫鐵窗里吞咽著自釀的苦果。因為沾染上毒品,他們散盡家財,鋌而走險,盜竊、搶劫……他們是違法者,也是受害者,但那一包包白色粉末、一粒粒小藥丸,讓他們欲罷不能、飽受煎熬。在“6·26”國際禁毒日到來之際,記者走進新疆巴州強制隔離戒毒所,與戒毒人員“面對面”,通過他們的真實經歷,瞭解毒品的危害,希望大家遠離毒品。
  案例1 吸毒花去百萬元
  戒毒人員陳塄化名)並沒有人們印象中吸毒者那樣削瘦、沒精打采的典型特征。44歲的她有著高挑的身材,言談舉止沉穩有禮,很難讓人聯想到她曾有過8年的吸毒史。
  面對記者的採訪,陳芸說:“為了我的兒子,我一定要戒掉毒品,盡一個母親的責任。”
  陳芸說,因為吸毒,她失去了衣食富足的生活,毀掉了幸福美滿的家庭,辜負了親人的信任,對自己沾染上毒品,很後悔。
  陳芸出生於四川省廣安市,是家中的老小,自幼父母就視她為掌上明珠,對她嬌生慣養、溺愛有加,她慚慚養成了我行我素、自私狹隘的性格。1990年,身材高挑、容貌姣美的陳芸出嫁了,並於當年生下兒子,一家人和和美美、其樂融融。
  1992年,陳芸下崗後,她做起了賣皮鞋、服裝的生意,後來又和丈夫開了一家火鍋店,生意做得風生水起。陳芸說,當時家裡算是有錢的,腰包也鼓了起來,家裡買了房子、汽車,還有五六十萬的股票和幾十萬元的存款,同學、朋友都羡慕她,有不少同學還到她家的火鍋店打工。
  生意好了,丈夫的應酬也漸漸地多了,經常外出打牌,回家很晚,每次陳芸追問丈夫晚歸的原因,丈夫都很煩。為此,夫妻倆開始發生爭吵。
  為報複丈夫晚歸,陳芸也經常出去找朋友玩。2005年,在一次朋友聚會上,朋友讓她吸食海洛因。“吸一點,就會忘卻人間煩惱。”儘管知道毒品的危害,但禁不住誘惑,陳芸試著吸了一次,“當時感覺噁心,想嘔吐,過後感覺特別輕鬆。”陳芸說,自從有了第一次的吸毒體驗之後,她很快有了第二次,隨著吸毒頻率的增加,她的毒癮也越來越大了。“現在想起第一次碰毒品,除了恨還是恨。”陳芸說。
  染上毒癮後,陳芸的生活規律完全被打亂,每天躺在床上,什麼事也不想乾。毒癮發作時,為了吸毒,即便是母親重病、孩子需要她陪伴,她都會置一切於不顧地出去吸食毒品。為了尋求“自由”的生活,她和丈夫離了婚。
  2006年7月,陳芸搬到了成都市,換了新的環境,她也遠離了毒品,開始了新的生活。“身體毒癮容易戒除,心理毒癮卻很難戒。”陳芸說,2008年,在成都她碰到了吸毒的老鄉,便再次吸上了毒品。
  “8年的吸毒史花掉了一百萬元,家裡的積蓄花完了,沒錢吸毒,就騙親朋好友的錢。”陳芸說,吸毒的那段日子,完全控制不了自己,每天睡覺前、起床後第一件事就是吸毒。
  2009年,陳芸的前夫結婚了,結婚對象是她的好朋友,這深深地觸痛了她,她決定換個環境戒除毒品。2010年3月,陳芸來到哈密,做小生意維持生計,不再吸毒。2012年4月,經庫爾勒一位開服裝店朋友的邀請,她來到了庫爾勒。沒多久,她碰到了一個吸毒的老鄉,已經戒毒兩年多的她,禁不住老鄉的誘惑又復吸了。當年7月17日,她和老鄉一起吸食毒品時,被民警抓獲並強制戒毒兩年。
  在戒毒所里,陳芸經過調整,體重由43公斤長到53公斤,和正常人沒什麼兩樣。“要不是吸毒,我現在有一個幸福的家庭,過著衣食富足的生活。”陳芸說。
  案例2 三進戒毒所強制戒毒
  他曾3次被關進戒毒所強制戒毒。因為吸食毒品,導致妻離子散。如今,他下定決心要痛改前非。
  曾經的“癮君子”老陳說:“千萬別相信朋友讓你免費吸毒品,免費是要付出代價的,一旦上癮,你就難逃厄運。”
  在巴州強制隔離戒毒所里,48歲的老陳看上去身體強壯,皮膚黝黑。老陳說,來戒毒所時體重只有50多公斤,在戒毒所里經過鍛煉調整,體重已達到70多公斤。面對記者,老陳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這次出去,再也不會吸了。”
  老陳30歲吸毒,有17年的“毒齡”。因為吸毒,他3次進戒毒所被強制戒毒。
  老陳曾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他在一家單位上班,工作穩定、收入高、夫妻恩愛,這一切讓老陳覺得滿足。此外,他性格豪爽、喜歡交友,經常出去與朋友聚會,日子過得很瀟灑。
  回想起第一次吸毒,老陳仍記憶猶新。1996年底,在好奇心的驅使與朋友的鼓動下,老陳鬼使神差地嘗試了一種白色粉末。“開始吸的時候,特別嗆人,極不舒服,可朋友鼓動我再吸幾口,我就強忍著繼續吸,後來真找到了一種飄飄然的感覺。”老陳說。
  雖然知道是毒品,但老陳已不能自拔,感覺一次比一次舒服。如果不吸,他就感覺渾身不自在,好像有千萬隻螞蟻吞噬著自己,全身軟弱無力,有一種巨大的誘惑驅使他去吸食毒品。
  2002年,他和朋友一起吸食毒品時,被民警抓獲,當時強制戒毒3個月。強制戒毒後,他被單位除名。生活的失意使他煩躁不安,很快地,他又和吸毒的朋友混在一起。
  沒有錢吸毒,老陳就騙妻子,說要去戒毒需要錢。妻子相信了,便給了他一萬多元,很快這筆錢就被老陳吸食毒品揮霍完。
  2009年,老陳的毒癮越來越大,整天無精打采。此時,為了孩子,妻子無奈提出離婚,家裡的兩套房子,一套歸妻子,一套歸他。為籌毒資,老陳賣掉了房子。“我花在毒品上的錢有五六十萬了。”老陳說。
  2010年11月,他和朋友吸毒時,被公安民警再次抓獲,並強制戒毒兩年。出來後,他遠離了那幫朋友,跑過出租車、開過飯館,但半年後,在朋友的誘惑下,他再次吸上了毒品。2013年4月,被公安民警抓獲,強制戒毒兩年。
  經過監管民警的談心,老陳說,他想開了,願意好好接受改造和教育,過上正常的生活。
  案例3 獄警吸毒被開除公職
  40歲的吾某之前是一名獄警,可正直善良的吾某碰了他今生最不該碰的東西,就是毒品。
  和吾某同宿舍的同事哈某是名“癮君子”,經常偷偷地在宿舍吸食毒品。吾某見哈某吸毒一次便勸一次,但哈某不為所動。
  有一次,吾某喝完酒後回到宿舍,看到哈某正在吸食海洛因,在酒精的麻痹下和哈某的誘惑下,好奇的吾某嘗試著吸了一口。就這一口,便讓吾某對吸食毒品一發不可收拾。只要工作不忙的時候,他和哈某就躲在宿舍里吸食毒品。
  有一次,吾某和哈某被單位派到烏魯木齊市學習,兩人被安排在一個房間。哈某獨自在房間註射毒品時,因註射過量導致死亡。警方在調查時,也讓吾某也做了尿液檢測,檢測結果為陽性。為此,單位開除了吾某,吾某的妻子帶著孩子也離開了他。
  沒有落腳之地的吾某隻好回到父母家,然而,吾某很快又與一些吸毒的朋友混在一起。為了幫兒子戒毒,吾某的父母安排他到阿爾金山礦區工作。吾某在陌生的環境下工作了6年,沒有吸毒。之後,梨城某單位招人,吾某成為該單位的一名工人。隨後,吾某結婚生子,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有一段時間,因為工作上的事讓吾某很煩惱,他又和社會上吸毒的人接觸上了,吸食毒品。後來他在家裡自戒,沒有成功。
  2012年4月,吾某與朋友一起吸毒時被民警抓獲,被強制戒毒兩年,新的工作單位再一次開除了他。如今,吾某已重獲自由,卻丟掉了工作。
  “要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時光,珍惜自由的生活。”吾某常對朋友說,毒品會毀掉一個人的尊嚴,毀掉一個人美好的前程。  (原標題:新疆巴州:與戒毒人員面對面 傾聽毒海迷魂的懺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b30jbomzh 的頭像
jb30jbomzh

灣仔街市

jb30jbomz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